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危急时刻扭亏!7000万助力红宇新材转盈 未来的利润增长来源又来自何方?

2020-04-02 10:47:51 来源:投资时报

“2019年是公司生死攸关的一年”,这是湖南红宇耐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红宇新材,300345.SZ)3月24日披露的2019年报中的一句话。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9年扭亏为盈,终止了此前已连续两年亏损的趋势,扭亏的同时,也脱离了退市风险。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从净利润4796.95万元的数据看,红宇新材业绩似乎还不错,仅略低于2012年上市当年净利润数据,但仔细研究可见,这一不错的盈利,成色却有点“潮”——由计提坏账准备转回与政府补助构成的高达6954.30万元非经常性损益是2019年扭亏为盈的关键,这6954.30万元是同期净利润的1.45倍,而更能反映真实盈利能力的扣非后净利润,依旧维持亏损。

如此尴尬又蹊跷的情形引发深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对红宇新材是否调节利润规避暂停上市提出质疑。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红宇新材披露的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1至3月净利润为亏损170万元至220万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54.25万元。对一季度重回亏损,红宇新材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及客户未及时复工复产,收入减少,利润下降。

非经常性损益成扭亏关键

年报显示,红宇新材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同比增长17.89%,净利润为4796.95万元,同比增长116.82%,实现扭亏为盈。此前的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根据创业板相关规定,若连续三年亏损,公司将直接退市,这也是红宇新材年报表述“2019年是公司生死攸关的一年”的重要原因。

值得重视的是,2019年红宇新材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2157.34万元,同比增长89.63%。

数据还显示,2017年至2019年,红宇新材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同时,2017年、2018年非经常性损益均为负值,而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为6954.30万元,是同期净利润的1.45倍,在营收还在历史低位徘徊时,非经常性损益成为2019年扭亏为盈的关键因素。

针对红宇新材依靠高额的非经常性损益取得2019年盈利,从而避免因连续三年亏损而退市的尴尬情形,深交所在3月27日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红宇新材对年报所存的10个方面问题进行解释说明和进一步披露。

年报数据显示,红宇新材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的主体由计提坏账准备转回,以及政府补助这两项构成。

2018年末,红宇新材对应收深圳双十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银浩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深圳眼千里科技有限公司的7467.59万元预付股权转让款计提坏账准备4136.87万元,原因是“预计无法全部收回,公司已通过法律途径冻结部分资产”。2019年,红宇新材因转回上述坏账准备形成收益4136.87万元,占净利润(4796.95万元)的比例达到86.24%,可以说,这一转回的会计处理成为2019年净利润的“压舱石”。只是这一净利润主要来源是来自一年内对上述三家公司预付股权转让款计提坏账准备又转回,这一会计处理是否合理?如果现在转回具有合理性,那么一年前的2018年计提坏账准备是否谨慎合理?

在2018年已经巨亏时再进行此项计提,如今转回成为2019年盈利的关键,此时合理的疑问是:是否在调节利润规避暂停上市?

在非经常性损益另一项主要来源的政府补助方面,2019年红宇新材收到政府补助2268.57万元,同比增加772.47%,计入当期损益的金额为2196.39万元,占净利润的比例为45.79%;2017年、2018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62.93万元、174.88万元,与2019年相比均有量级上的差别,而且对当期净利润几无影响。

2019年政府补助资金为什么大幅增加?是否合理?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对2019年业绩的原因,红宇新材在年报中总结了4点,其中一为“加强应收账款管理和回收”。此外,在年报中,对未来谋求进一步转型升级的具体措施中,红宇新材也提到,“持续专注经营效率优化、成本挖潜深入、现有存货资产盘活、应收账款清收等经营管理举措”。

实际上,受下游行业不景气及客户回款周期影响,红宇新材应收账款、存货约一直维持在高位,不断对其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5591.52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9.60%,较年初降低了6.22个百分点。同期,存货余额为5296.18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9.09%,仅比年初下降0.73个百分点。

值得留意的是,红宇新材2019年应收账款期末原值为9247.30万元,减值准备金额3655.78万元,但2019年计提减值准备金额为605.56万元,计提比例相对较小。

存货方面亦存在计提比例较小的情况。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末红宇新材存货账面余额为6384.94万元,本期计提跌价准备133.31万元;存货报废损失118.34万元,2018年为3608.36万元,同比下降96.72%。为什么存货报废损失大幅减少?由此衍生看,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研发费用大降73%

企查查显示,红宇新材的主营业务为在矿山、水泥和火电行业推广高效球磨综合节能技术、综合解决方案,以及可控离子渗入(PIP)技术的产业化推广。

自2012年上市以来,红宇新材的收入和盈利规模持续下降,这与“下游行业火电、水泥、氧化铝及铁矿行业持续不景气,行业市场规模较小”有关。

从数据看,2017年、2018年两个净利润亏损年度里,营业收入均同比下降,同比下降幅度分别达到23.94%、30.81%。2019年红宇新材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17.89%,但营收体量仍然比2017年还少2800万元左右,还远未回复元气,比上市之初的2012年,以及另一个营收高点2015年度要少近一半。

从数据对比看,2019年红宇新材的营收比2017年少,但净利润却远超2017年,除了非经常损益数据异常,在主要产品毛利率、费用方面的数据都有不同于前两年的表现。

红宇新材主要产品中,磨球产品、传统衬板产品2019年的毛利率同比分别上升39.31、22.46个百分点,毛利率同比如此大幅上升是否合理?

年报数据还显示,2019年,红宇新材销售费用为937.75万元,同比减少33.07%,系调整营销费用方案,减少销售费用开支所致;管理费用为2716.05万元,同比减少35.77%,系加强费用控制,减少非必要支出,上期部分资产报废,记入管理费用的折旧减少。此外,财务费用为408.99万元,同比增速为4.07%,三费的总和共4062.79万元。

2019年红宇新材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89%,而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却大幅下降,为什么?是否合理?

但或许是为了力保盈利,红宇新材在2019年将一项费用大幅消减,这将削弱其未来发展潜力。数据显示,2019年红宇新材投入的研发费用为1031.02万元,同比下降73.15%,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8.38%。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巨幅亏损年度,红宇新材投入的研发费用达到3840.2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6.72%。红宇新材2019年研发费用出现大幅降低是否具有合理性?

红宇新材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此前被红宇新材视为提高公司持续盈利能力而启动的一项重大资产重组最近被公司终止。

2019年11月,面临暂停上市风险的红宇新材启动了重大资产重组程序。今年1月2日晚间,红宇新材披露了此项重大资产重组的草案。重组草案显示,红宇新材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深圳铂睿智恒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铂睿智恒)75%股权,交易金额为6.31亿元,增值率达到977.54%。同时,此次交易红宇新材将形成5.75亿元巨额商誉。交易对手方承诺,2019年至2021年铂睿智恒的业绩分别为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9100万元、1.18亿元。

红宇新材在2019年3月完成了控制权的变更,并在2019年4月完成了管理层的换届。此项收购铂睿智恒7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被视作新实控人给红宇新材带来的新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铂睿智恒是移动互联网服务及智能终端软硬件整体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为智能终端的一体化设计、应用分发、APP安装、广告推广等移动互联网服务。铂睿智恒2017年、2018年、2019年1月至7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562.08万元、8228.45万元、6220.84万元;净利润3016.83万元、3985.19万元、4003.09万元。

针对此项收购的高溢价,业绩若未来收购标的经营情况未达预期,可能对上市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等情形,深交所曾在1月8日向红宇新材下发重组问询函,对铂睿智恒的持续盈利能力、财务经营状况以及交易方案设计进行问询。

1月16日,红宇新材对重组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并对重组进行了修订和补充。

但两个月后,这项自策划开始仅5个月的重大资产重组戛然而止。

3月18日,红宇新材披露了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红宇新材指出,由于受到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的影响,铂睿智恒预计完成2020年及2021年业绩承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与重组相关方审慎研究,决定终止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

红宇新材为正在进行中的重组按下“终止键”,2019年凭借非经常损益勉强取得盈利,未来的利润增长来源又来自何方?(记者李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