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IPO后首份半年报逆市下滑 投行业务拖累

2019-08-29 09:35:53 来源:北京商报

上市券商2019年半年报正在密集披露,在股市回暖影响下,券商机构业绩也多报喜,营收净利同比上升,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刚刚在A股上市的华林证券却交出了两项指标逆市下滑的答卷,剖析其各类主营业务收入不难发现,投行业务是拖累华林证券上半年业绩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华林证券真正面临的问题不只上半年业绩下滑这么简单,该公司近年来盈利能力已现逐年下挫,年内还收到资产证券化业务罚单,暗藏内控隐忧,在近半年来高管层调整的背景下,华林证券能否走出困局也画上了一个问号。

投行业务拖累

营收净利双降

受益于上半年股市震荡上行趋势,证券公司的自营业务、经纪业务等多表现较好。由此,在半年度报告中,证券公司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也普遍出现上涨情况。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7日,在数据可统计的29家证券公司(合并报表口径)中,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出现增长的共有28家。不过,“有人欢喜有人忧”,今年初在A股上市的华林证券则表现不佳,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

8月22日,华林证券公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华林证券实现营业收入约4.5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7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8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39%。

就营业收入构成来看,上半年华林证券的经纪业务和资管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81亿元和0.54亿元,同比增长25.13%和21.6%。同期,信用业务和自营业务则同比下滑36.07%和8.19%。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近年来华林证券营业收入主要贡献者之一的投行业务,上半年营收仅为0.38亿元,占总比重的8.44%,在各项业务中垫底。相比之下,2015-2018年,投行业务占到华林证券各年总营收的27.96%、29.2%、30.69%和23%,2018年上半年也占到了26.2%。

对于出现变动的原因,华林证券在半年报中表示,投资银行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0.6%,营业利润率同比下降80.92%,主要是受保荐承销业务减少影响。今年以来,投行业务分化趋势愈加明显,向大型券商集中,中小券商竞争难度加大,整体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事实上,从近年来的财务数据看,华林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已逐年下挫。Wind数据显示,自2015年华林证券的营收净利创下16.69亿元和8.16亿元的高点之后,两大指标自2016-2018年连续三年下降。其中,营业收入同比降幅分别为20.99%、19.05%和6.22%,净利润同比降幅则为27.8%、21.38%和25.58%。

就后续拟如何提高投行业务表现或建立自身的优势,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华林证券,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相关回复。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表示,对于中小型证券公司来说,在投行业务方面,尤其要注重差异化优势的培养,无论在业务战略还是人才构建方面,都不应该像大型券商一样追求大而全,而应该细而精,聚焦在某些细分业务上做出特色和行业影响力。同时,也可以向客户提供性价比更高的金融服务。

董监高人事变动大

实控人亲任CEO

除上市首份半年报业绩不佳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成立以来先后经历过多个职业管理人团队掌舵的华林证券,今年再次出现高管层的较大变动。首先,公司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林立走到台前,亲自担任首席执行官(CEO)并代任合规总监。

据悉,林立曾在2007年以140亿元身家首次登陆胡润百富榜,成为深圳首富。从公司股权结构看,华林证券的大股东为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业集团”),共持有64.46%股权,而林立则持有立业集团99.67%的股权,另外的0.33%则由林立的母亲钟菊清持有。在林立上任之前,华林证券原首席执行官陈永健因个人原因主动辞职,原合规总监、董事会秘书赵嘉华也在之后因个人原因主动辞职。此外,原副总裁张文因到法定退休年龄退休而离任。

而经第二届董事会第一、二、三次会议,聘任雷杰、翟效华和陈彬霞为副总裁,温雪斌为首席风险官,潘宁为副总裁、财务总监,朱文瑾为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同时,据华林证券公告披露,第二次监事会第一次会议还选举了钟纳为第二届监事会主席。

需要注意的是,据此前华林证券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长林立和董事、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潘宁系夫妻关系,林立与监事会主席钟纳系表兄弟关系。

在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风险方面,招股说明书提示林立夫妇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有重大影响,其中包括:提名及选举董事和监事、决定经营战略和投资机会、决定股利分配、变更募集投资资金用途及审议任何重大事项(如兼并、收购或投资)有关的机会。同时,也仍然存在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可能利用其控股地位对公司人事、经营及财务决策等进行不当干预从而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风险,如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等。

上述情况也一度引发市场质疑,有沪上一位证券公司内部人士坦言,这种类“家族式管理”模式并不适合于上市的证券公司。在他看来,证券公司是管理人才、管理风险的公司,人才队伍的素质都很高,各项业务的风险也较大,如果采用家族式的管理方式,容易产生问题。

一方面,人才队伍可能不稳定,裙带关系严重,难以构建一支市场化、有战斗力的队伍。另一方面,风险管控也可能存在问题,因为家族式的管理,个人的话语权容易超越组织架构之上,在风险和利益面前有可能向利益妥协,而忽略了后续存在的巨大风险,不利于证券公司后续持续稳健的发展。

ABS业务收监管罚单

尽调能力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华林证券频繁的管理层人员变动背后,公司的合规风控治理问题也开始显现。2019年5月15日,黑龙江证监局对华林证券采取了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剑指华林证券的ABS业务。

警示函内容显示,华林证券作为红博会展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计划(以下简称“红博CMBS”)管理人因存在对特定原始权益人、担保人的尽职调查不到位,对相关主体内部控制、关联关系、担保人的债务结构等情况尽调不到位;存续期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及时。对专项计划的部分风险防范措施、增信措施落实不到位,风险监测不及时,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违反了相关管理规定,黑龙江证监局对该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Wind数据显示,红博CMBS设立时间为2017年9月29日,是当时国内首单获批的上市公司主体CMBS,管理人为华林证券、托管人为渤海银行,募集规模为9.5亿元,其中优先级募集规模为9亿元,次级募集规模为0.5亿元。据了解,红博CMBS发行时的评级是AA+,该计划的原始权益人为上市公司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现为“*ST工新”),基础资产为厦门信托——红博会展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受益权,目标物业为红博会展购物中心。

2018年9月20日,*ST工新发布关于厦门信托——红博会展单一资金信托违约的公告,内容显示,近期公司因资金流动性存在较大困难,该信托第三、四期应付本息为7410万元人民币,但截至目前尚余6510万元未能按时足额归集,已触发“违约处理”约定条款,厦门信托宣布该信托贷款于9月18日提前到期,并要求于当日向其归还全部未偿还贷款本金及相应利息。而信托产品的违约进而也影响到红博CMBS的兑付。紧跟着,2018年10月11日,计划管理人华林证券发布公告称,红博CMBS专项计划账户内资金余额不足以兑付当期应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红博CMBS当时有着多项丰富的增信措施加持,如优先/次级分层、现金流超额覆盖及资产超额抵押、保证金安排等。然而,即便是在多重保障措施下,红博CMBS仍出现违约。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早自2018年4月*ST工新就已曝出相关债务风险,而作为红博CMBS担保方的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亦卷入债务危机中。在这一增信环节中,专业人士指出,发行人与增信主体有着高度的关联性,同时发生信用风险事件概率较大,这会间接导致增信效力下降,值得管理人对尽调过程进行反思和警示。

事实上,在资管新规打破刚兑去通道的背景下,近两年来,券商资管业务也开始向ABS业务大力转型,截至目前,全市场ABS业务体量已突破3万亿元,其中证券公司累计备案规模和存续规模占比逾85%,管理人存续规模排名中前24位均为证券公司。不过,券商在ABS业务上跑马圈地的同时,一些风险漏洞也逐渐暴露出来,类似华林证券的尽调不到位现象不止一起,2017年以来就有申万宏源、恒泰证券、华泰联合证券等多家机构收到监管给出的警示函或罚单。 北京商报记者 苏长春 刘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