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烟台银行退休董事长落马 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逼近红线

2019-07-16 13:36:31 来源:时代周报

退休不到一年,烟台银行前任董事长叶文君被调查,这是该行连续两任董事长被查。

近日,据烟台市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的消息,该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叶文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对于其被查原因,7月12日,烟台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叶文君被查,是其个人问题。经烟台银行初步排查,不涉及烟台银行的信贷等内部资金问题,对烟台银行不会造成影响,烟台银行目前业务运行平稳,经营管理一切正常。”

年报显示,烟台银行现任董事长是吴明理,该行行长今年也出现了变动。4 月26日,该行董事会聘任王建光担任该行行长,不再聘任石学东担任行长。王建光曾任职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拥有近30年银行业工作经验。

事实上,该行去年经营情况并不乐观:2018年实现净利润2.05亿元,同比下降55.96%;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1.49个百分点至3.65%。

该行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2018年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经济去杠杆、落后产能淘汰加快,烟台传统产业结构受到较大冲击,部分产业经营及个别县区企业经营呈现持续下滑态势,低端制造业、落后产能企业、涉及环保及安全生产等企业出现经营困难。

两任董事长被查

这并非烟台银行首次出现董事长被调查的情况。2012年2月,烟台银行正陷入一场高达4亿元的票据案风波,时任烟台银行胜利路支行行长的刘维宁将价值4.3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取走后外逃。

在随后的地方监管检查中,烟台银行原董事长庄永辉被牵出,他涉嫌在外资入股前紧急购股、违规炒作股份、购股资金来源不明等问题。在当年6月的烟台银行股东大会上,庄永辉被免去了董事长职务。

在烟台银行高管层动荡之际,时任烟台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的叶文君“临危受命”接任烟台银行董事长一职。2013年8月,叶文君的董事长任职资格获山东省银监局核准。2018年10月,叶文君退休,辞去了烟台银行董事长职务,由吴明理接任。

除了前任董事长被查外,近期烟台银行行长一职也发生了变化。3月21日,王建光出任烟台银行党委副书记,并被提名推荐为该行董事、行长人选,石学东不再担任烟台银行党委副书记。

4月26日,该行召开的第六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聘任王建光担任该行行长,不再聘任石学东担任行长。“此次调任烟台银行是正常的组织调动,对烟台银行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必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该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开资料显示,王建光曾任中国银行威海分行行长。

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逼近红线

烟台银行原名为烟台市商业银行,于1997年11月在烟台市区12家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组建成立,2009年更名为烟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该行于2008年引入恒生银行、永隆银行两家外资股东作为战略投资者。截至去年年底,南山集团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34.83%;香港恒生银行为境外战略投资者,持股15.09%;永隆银行有限公司持股3.77%。

按照穿透原则,该行前十名股东中,烟台阳光壹佰投资有限公司(2.26%)与烟台泰鲁伟业投资有限公司(1.89%)存在关联(一致行动人)关系,最终受益人系广西嘉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4.15%的股份。今年3月5日,烟台阳光壹佰投资有限公司、烟台泰鲁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将其持有的该行6000万、5000万股权全部质押给厦门国际银行福州分行。

企查查资料显示,广西嘉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范晓华,持股60%;刘朝晖持股40%。上述两人均为阳光100创始人,也是阳光100控股股东。

烟台银行去年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资产总额864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8.71亿元,同比增长6.43%;净利润2.05亿元,同比下降55.91%。

具体看,该行去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增长一倍有余。烟台银行去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长109.36%至8.3亿元,这占到了该行营业支出的一半以上,而在2017年,这一占比仅约34%。

烟台银行的资产质量也有所下滑。去年年末,该行的不良率同比上升1.49个百分点至3.65%。与此同时,烟台银行的拨备覆盖率骤降83.86个百分点至128.24%。

烟台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部分企业信用意识下降、区域信用环境受损导致信用风险防控压力加大;此外,该行落实监管要求,严格贷款风险分类,真实反映信贷资产质量。以上各种因素叠加,导致烟台银行信贷资产质量较上年出现一定程度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该行的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去年年底,其单一最大客户贷款集中度达到了9.09%,逼近10%的监管红线。2017年年底,这一数字为4.97%。该行最大十家贷款客户中,排名第二的客户贷款类型为关注,贷款余额为4.74亿元,占贷款总额比例为1.25%。

对此,该行回应称,正采取措施逐步降低贷款集中度指标。一是完善信用风险集中度管理政策,确定年度集中度内部管理限额,以进一步管控大额授信,避免信用风险过度集中;二是加强信贷业务发展指导,逐步降低大额授信客户整体集中度,防范大额授信风险;三是严格执行授信政策,把好大额授信客户准入及授信审批关,积极压降大额授信,逐步降低集中度指标。

该行在年报提到,对授信额压缩退出客户名单进行调整,加大2018年分支行授信额压缩力度;严格授信审批,继续实行“严准入、严授信、严单笔、严放款”的授信审批政策。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